一場心靈的浩劫

  伴隨瓜子同時產生的還有蘋果。陝西洛川的紅富士一直都是唯一的選擇,又紅又甜,以為自己永遠不會變心的,直到那天在店裏看到了青蘋果,純粹的顏色吸引了我。也許是時間太久專注於紅富士的厭倦,以及對那抹青色的新鮮,於是懷著忐忑各買幾個帶回家中。朋友嘗後說那青色太酸,可自己吃來覺得口感不錯,原本就該是酸甜交織的,不是麽?生活中不可能永遠彌漫著香甜,那只是一種膚淺的貪念,偶爾的酸楚疼痛會讓自己學會去思考學會更加珍惜那難得的甜。仔細慢慢咀嚼會發現那酸裏仍透著甜,這也許才是自然。喜歡吃紅蘋果,更要學會吃青蘋果,學習在那酸中品出甜來,哪怕只是一絲都足以讓自己成長磨煉。


  那酸楚和疼痛就如青蘋果汁滲透唇齒流入每個毛孔,順著血管彌漫至心田,牙齒發軟變得無力,心被凝固不再活躍,就這樣一天一天無法逃脫的噩夢纏繞,無眠亦無言,只想如果一覺睡去就不要再睜開雙眼,不再看到這個混沌的世界,那生命無法承受之重是自己懦弱的肩膀無法負擔的。理智終究無法戰勝情感,不過任何事情都會有個期限,給自己也給別人的期限,因為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那樣任性的挑戰,更不會用太久的時間。這是一個講究效率的世界,所有人都急功近利沒有人有足夠的耐心接受任何人對極限的挑戰。


  也許很多時候真的該把自己看得輕一點再輕一點,那樣才不會成為別人的負擔與牽絆,也只有不要在心中把自己裝的太滿,才能空出留給別人的空間,才能不那么自私時刻懷著一顆悲憫的心遊走於人世間。終於從那絲酸楚中嘗到了甜,也許是因為吃了個紅蘋果來慰藉寥落的心。總之,有了青蘋果與紅蘋果與自己為伴,日子會過得更加清晰一點,對自己對別人都會多一些包容少一點執迷。雖然知道苦澀是主旋律而甜蜜只是陪伴,但是深深明白一切最終都會變成回憶,而在回憶裏苦的也會變甜,因為人其實是最小氣又最大度的物種,因為在乎所以變得小氣,但最終都會以大度而得以解決。


  之於自己而言,有些事情只把它當成一種經曆而不是陰影,明白其可貴之後更該好好珍惜不能斤斤計較,也自認為沒有那么狹隘的觀念與心胸。有時候覺得自己就像個小孩子一樣,明知一切都會回到最初卻還是無法妥協而不去鬧,結果搞得自己心力交瘁,躺著成了唯一的姿勢。雖然知道這個世界上誰都不曾屬於誰,卻還煞有介事的告訴自己:痛點苦點無所謂,只要還沒有失去某人。真可憐…


  想不明白為什么蘋果可以兩種混合著一起吃,而很多人心裏在某一刻裝下了一個人就不能再有另一個人的參與。從此以後那人就是你的天,可以把自己帶入天堂也可以帶入地獄,最可悲的是不管是天堂還是地獄你都會跟在他身後心甘情願。這也許就是人類最最自私那一面的呈現,沒什么道理,更不能用邏輯來思考。邏輯是沒用的,沒有人靠邏輯說服任何人,連邏輯學家也只是把邏輯作為收入的一個來源。感情有時候似乎比邏輯解釋起來更合理一些,但是人其實都是茫然的。因為那片天也不是永遠的,哪天暴雨雷電使它癱塌之後,你從此就跌入了萬劫不複的深淵,有的人的人生軌道因此改變,終其一生也無法釋懷無法走出這場夢魘。


  其實滄桑的不是那顆心,也許是那雙眼。心會痛,但是痛得沒有人看見,而痛蔓延到眼眸裏,卻充滿了哀怨。比心更痛的眼眸。所以在憐惜之餘,我似乎該慶幸自己長了四只眼,而在那幅框架掩蓋下的真實的眼睛早已變得模糊,才能夠把這個世界上看得朦朧一點再朦朧一點。由於掩蓋那疼痛的眼眸沒有人看見,就像在雨裏哭泣一樣,沒有人會仔細分辨那是淚水還是雨點。即使眼眸比心還痛,但是敵不過那已經習慣了的如花笑靨。這不是虛偽,只是釋然,也是成長路上無法逃避的階段。


  早已學會把每個過往當成一種磨煉,把認識的每個人當成自己的老師,把每一次的突破自我看作是修行更上一個階段。我不能保證從此以後不會再疼再苦再無言,但是既然來臨就勇往直前。也許那比心更痛的眼眸,那抹憂鬱已經是無法愈合的傷口,但我已不怕,因為即使對別人有再多的不確定,但至少我還可以把握自己深深明了自己想要什么,不會自不量力於無法得到的,也不會在屬於自己的東西跟前妥協。


  在這個世界上,人能把握的也只有自己了,不要企圖去把握別人,那注定是無望的事。明白了,釋然了,我會帶著我那比比心更痛的眼眸,一直走,好好堅定的走,偶爾為愛我和我愛的人停留,但從此後,不搖擺,不回頭。
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